《南平日报》 《南平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南平在线 > 南平 > 正文

南平记忆:刀霞打猎队

在手机上阅读:
南平在线整理 
南平在线核心提示: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在很早以前就听说刀霞打猎队了。那时休假回厦门要到南平南站去转车,在快 ……

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

在很早以前就听说刀霞打猎队了。那时休假回厦门要到南平南站去转车,在快到南站的地方有个叫刀霞打猎队的公交站。当时国家对枪支弹药的管控就已经非常严格,不要说装填钢珠的鸟铳,就是普通的刀具匕首都不能携带。鸟铳打鸟也就只有孩提时那一丁点模糊的记忆,猎人这个名词在那时已经很少被人提起了。一个地名居然能以打猎队的名字来命名,不禁勾起了我心中的好奇,从那时开始便对刀霞打猎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仰和向往。由于部队纪律严格不能随便外出,每每回家心切也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公交站提醒到站的声音“刀霞打猎队到了,请做好下车准备……”。一次又一次在脑海中回响着,一次又一次勾起了我想去了解和探索的欲望!一晃九年时间过去了,我也退役回地方工作!九年时间,身边接触的朋友,居然没有人知道有关刀霞打猎队的传说或者事迹,大家都认为那块地名也就是“阿猫”、“阿狗”之类的随便叫着便定下来了。一次休周末假回南平,要好的朋友打来电话,说在刀霞打猎队的标本厂喝茶,问我要不要去坐坐,我二话不说丢下手中的事便冒雨过去了,一路也是心情澎湃、思绪万千了!

标本厂隐落在一排老旧的楼房后面,工厂就在楼房的三楼,如果不是朋友带领都不会找到这里,也不会知道这里居然还是一个工厂,远远看过去就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楼下还是舞蹈培训班。沿着有点破旧苍老的楼梯缓缓走上三楼,靠近角落的门楣上挂着一块不是很明显的老招牌,走进一看赫然用中英文字写着“中国东方标本公司福建南平生物标本厂”,轻轻推开红褐色的旧木门走进会客厅,终于见到标本厂的负责人章照国,章老是刀霞打猎队的第二代接班人,虽然已近古稀之年,但章老精神抖擞、言语健谈。我们边喝着甘馨可口的岩茶,边畅聊着往事,在缕缕岩骨花香中,往事慢慢道来。

其实,刀霞打猎队都不是南平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听到这,我感到非常的惊诧,一个地名居然能以外来人的猎队来命名,可想猎队在当地是做出了多么大的贡献,当地人对猎队是多么的认可敬仰!

第一代刀霞打猎队都是从闽清的刀霞村举家迁居至南平的。在刀霞村,村民都有祭祀猎神陈六公的信仰。相传,西汉末年,有陈文松(陈六),与其兄弟陈文斌(陈七)、陈文昌(陈八)在长安同朝为官,受奸臣陷害,被迫携母逃至建阳一带隐居山中。一日,兄弟三人在外耕作,母亲独处家中被恶虎吞噬。兄弟三人悲痛欲绝,立誓要杀恶虎为母报仇,于是兄弟三人便从建阳追杀恶虎至闽侯马岚山,将恶虎杀死。后来,兄弟三人便在马岚山一带定居下来,在民间猎兽除害,为当地人解除祸患。由于功绩显赫,当地人造“六公殿”纪念陈氏兄弟,据民间说法,玉皇大帝也授以陈氏兄弟“盘古帝王”之印,敕封“车山府”。

章老告诉我,国家刚成立时,闽江流域林森草茂野兽成群,严重危害生产和人民生命安全,政府鼓励民间猎兽除害,刀霞村的村民便响应国家号召成立了一支30多人的猎队。猎队成立后举家迁徙、四海为家,足迹踏遍大半个福建,并远涉江西等地,消灭野兽无数,多次受到政府表彰。

在标本厂的会客厅里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各级表彰和斑驳陈旧的黑白照片,陈旧的老照片似乎在对来来往往的客人诉说着曾经的辉煌。最醒目的相框是靠门旁边的那张奖状,那是1958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提名的国务院奖状:“奖给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福建省南平县东方人民公社刀霞打猎队”。中间长长的黑白照片是1957年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接见刀霞打猎队等全国劳模的合影照,当时周恩来总理还赠送了刀霞打猎队的负责人章仰猷一支半自动步枪。这在当时可是国家对一个组织的最大认可,也是作为一个猎人的最大荣誉!

章仰猷是刀霞打猎队的队长,也是整个刀霞打猎队的灵魂人物,说起自己的父亲章老还是敬仰万分,猎队辉煌的事迹如数家珍。1951年,章仰猷带领着30几号身怀绝技的村民举家迁徙、四海为家、踏遍闽、浙、赣56个县、市,消灭山猪等凶兽3000多只,为民除害,保护了农业和人民生产安全。上世纪70年代,由于森林采伐过度,野生动物失去生存条件,数量急剧减少,打猎队遵守国家政策减少狩猎,章仰猷带领一行队员四处考察学习,综合利用多年来宝贵的狩猎知识和资源,将已经面临被时代淘汰的猎队成功转型成标本厂……

“一猪二熊三虎”。在那时围捕野猪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因为野猪生性凶残,最大的雄性野猪可达250公斤以上,体长可达2米,发起疯来,连老虎都敬它三分。

有一次打猎队到深山猎杀一只多年未打到的大野猪,正蹲在附近的草丛中侦察,不想旁边的猎狗发出了狂吠,惊动了野猪,野猪低着头朝躲在草丛中的队员猛冲过来,该队员临危不惧,一动不动盯着猛冲过来的野猪,等野猪冲近身旁时,才猛地一跃而起骑在野猪背上,一手死死抓住野猪獠牙,一手用枪托猛砸猪头。野猪在山间一路狂吼,上蹿下跳,不一会儿便把人甩到附近的草丛里。就在这瞬间,闻声赶来的其它队员果断开枪,正中野猪脑门,野猪当场毙命倒地,事后检查大野猪重达230多公斤……

打猎队经常要在山间密林穿梭与凶兽搏斗,这样凶险的场面是数不胜数的。打猎队的故事在缕缕茶香中慢慢飘来,听之余意未尽,还沉浸在那神奇凶险的故事中,直到朋友连叫了三声“我们到隔壁看看标本了”,我才猛然从惊险的画面回过神来。

此时天色渐黑,章老熟练的走进漆黑的角落打开了灯,一下子整个房间明亮了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居高临下的孔雀,母孔雀娇小的身躯委蛇在雄孔雀美丽漂亮的羽毛下,雄孔雀居高临下带着几分傲气,眼神与母孔雀对视,高傲中带着几分关切。旁边是一只鹳鸟,猛然回首地盯着那双孔雀,眼神中满是艳羡。脚下踩的是一方枯木桩,上面是一戳青草,绿意黯然。木桩的下面是一只鳄鱼,狡亵贪婪地盯着那心不在焉的鹳鸟。旁边橱柜中“螳螂捕蚱蜢黄雀在后”的画面也是栩栩如生。还有一只野鸭带着一群小鸭仔,也是姿态各异、活灵活现……

不知不觉走出了拐角来到了大厅,眼前猛然一惊,只见自己恍然置身于原始森林之中,到处都是凶禽猛兽。有凌空奔跑的猎豹,有憨态可掬的棕熊和黑熊,有低头默默吃草的斑马……

中间是一个用灰色的大布遮盖起来的小山包,章老神秘的问我们“这个是我们的镇馆之宝,知道是什么吗?”我跟朋友对望了一下,猜了很多,章老都是摇头。最后章老小心翼翼的用一根指挥棒挑开布帘,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公一母两只狮子。雄狮鬓毛光亮居于大根雕之上傲视群雄,母狮委蛇在根雕之下温顺自然。大根雕与两只狮子浑然天成,神采奕奕。

陈列室的标本就像一个活的大动物园,动物栩栩如生,独立的动物标本形态各异、活灵活现,把它们组成一组有的是一则成语、一则故事,有的则是一幅温馨的爱情场景……

可想,在这个陈列室,打猎队的队员也是花了很多精力和心血的,那栩栩如生的眼神,那发亮的鬓毛,那优美乱真的肌肉曲线……这些都是细活、脑力活,要细工慢磨,要思考构思,才能展现出眼前这一幅幅精美的画面。很难想象个个五大三粗,经常露宿山野与凶禽猛兽搏斗的猎人能够做出这样的细活!

时过境迁,九年时间了!以前一次又一次在脑海中回响着,一次又一次勾起我想去了解和探索的“刀霞打猎队”显得越来越清晰起来。在寒冷漆黑的夜晚,一弯刀月斜挂于漆黑的树梢前,微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一行人快速穿梭于密林之间,只见那是一个五、六个人的小队,个个身材魁梧、憨厚朴实、一身军绿,双手端握猎枪,猫腰快行,两眼警盯前面逃窜的野猪,后面是一只猎狗紧紧尾随其后……

关键词:打猎队 南平 记忆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南平新闻
热点推荐